YYYYarrow

malijima

【胜出】最最厉害的Omega

•非典型ABO 强A爆豪胜己×强A绿谷出久
•希望能够讲述一个由咔→久变咔→←久的故事
•第一次写文 非常OOC
•希望大家能够喜欢!
——————————————————————————

01

          4岁那年,爆豪胜己拥有了他的个性。

         14岁那年,爆豪胜己分化成了Alpha。

        毫无疑问,爆豪胜己是一个有着超乎常人决断力的人。他在还未拥有个性时就已经确定了他的目标——成为一个英雄,绿谷出久也是如此。后来他拥有了强大的个性,而绿谷出久甚至没有个性。接着他又分化成了Alpha,而绿谷出久却分化成了Omega。他与绿谷出久的人生轨迹本应在短暂的交叉后理所应当地错开:他成为一名像欧鲁迈特那样的英雄,绿谷出久成为一名警察或是英雄经理人。也许他们日后会再有交集,也许没有。但那也都只会是无伤大雅的小事。但这该死的废久却不管他如何用言语恐吓、用暴力威胁,都不肯放弃。反而一直跟在他身后阴魂不散、喋喋不休。他在前面一路畅通无阻地肆意奔跑,绿谷出久绝对会跌跌撞撞、鼻涕一把泪一把、牛皮糖一样手脚并用地跟着,甚至想反超过他。

        但绿谷出久怎么会成为英雄?爆豪胜己在心中想了千次万次也想象不出绿谷出久穿着英雄制服圆脸上顶着蠢兮兮的笑容在废墟里扛受伤的人的景象。区区无个性的废久怎么敢抱有与他相同的理想,怎么敢去成为欧鲁迈特那样最棒的英雄?跑在最前面的是他爆豪胜己,他是强者,是天才,他的骄傲就像帆船的桅杆,向每个遇见他的人彰显他的存在。

        而绿谷出久是一个一根筋的书呆子,不仅近乎疯狂地收集与欧鲁迈特或是其他英雄有关的一切,还不知好歹地分析起他爆豪胜己来。所有该死的人里绿谷出久最该死,所有愚蠢的人里绿谷出久最愚蠢。爆豪胜己对绿谷出久如此强烈的厌恶导致了绿谷出久坚持了多久,爆豪胜己就阻碍了多久。但从4岁到14岁,绿谷出久一直没有放弃努力,直到他分化成Omega也没有。

        对于绿谷出久分化成Omega这事,爆豪胜己毫不意外。他偶尔会想起他和绿谷出久在幼儿园时,老师看见他追着绿谷出久,把那个脸颊软软、眼睛大大的小家伙欺负得上气不接下气时,曾半是生气、半是心疼地劝阻道:“小胜己这么厉害,以后肯定是个Alpha呀,小出久这么爱哭,以后说不定是个Omega呢,所以小胜己以后可不许欺负小出久了呀!”那时的他总会不以为然地反驳道:“不管废久是Alpha、Beta还是Omega都不会放过他!只有我能成为最厉害的英雄!”小出久听了这番话,害怕得连眼泪都掉不下来,开始一下接一下地打嗝。

        总而言之,爆豪胜己自以为他已经掌握了绿谷出久的过去,也将掌握绿谷出久的未来。他绝不会承认绿谷出久像他伸手的那一瞬他的震惊,也绝不会承认多年来他对于被绿谷出久超越的恐惧,更不会承认他在性别分化后面对绿谷出久心脏偶尔的加速跳动。

        震惊是因为废久竟敢胆大包天地以为他是需要帮助的弱者,而非是绿谷出久的确察觉到了年幼的他在险些受伤后的惊慌与不安;恐惧是因为废久多年来与他纠缠不清让他烦不胜烦,而非是因为他真真切切感受到了绿谷出久坚不可摧的信念;心跳加速是因为Alpha与Omega之间的性别吸引使得废久橙子味的信息素扰人心绪,而非是他的心门多年间不知不觉地被某人一点一点地推开。

        他手握足够充分的理由去讨厌绿谷出久,却又偏过头不肯直视他对某人一丝丝的喜欢。但他终将手握战矛,以大无畏的精神甩开身后的不知所措与焦躁不安,挑起那一份他等待了多年的战利品。

——————————————————————————

•这里小胜确实很讨厌出久,但也确实喜欢出久,只是他假装不知道自己对出久的喜欢。在慢慢走向出久也喜欢上他的那一天。
•前面提到了出久的信息素是橙子味。而小胜的信息素是青草味哦。

第一次写东西 记录一下嘿嘿嘿
不会排版呀。。。
突然发现 写东西是件很快乐的事
如果有人能喜欢就好了
啊!有人喜欢了!
真的非常兴奋!

还是有点不太满意自己写的东西
我想写出的东西希望是不只有爱情的!
看了托尔金的小说 有点想写西幻了

我这是怎么了

嗅着花香在河边散步时突然一股刺鼻的臭味硬生生钻进鼻孔,一看原来是城市污水从条管道流入河中,远处有一只野鸭子悠悠地独自飞着。